天微亮,徐北枳缓缓走到山顶,看着披了件厚重裘子的徐凤年,走到石桌坐下,晃了晃那只已经喝光的酒壶,轻声道:匹夫怀璧死,百鬼瞰高明

 浑身酒气早已被冷冽山风吹散的徐凤年叹气道:我昨夜在想如果以后换了人做皇帝,哪怕那个人跟我曾经是要好的朋友,他能不能容忍一个别姓之人手握数十万精兵

 徐北枳摇头道:你最好别抱希望,省得失望因为就算那个人能忍,他身边所有人也不会答应怎么坐上龙椅和如何坐稳龙椅,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情北凉总觉得离阳赵室三任皇帝是一个德行,都喜欢狡兔死走狗烹,这种看法倒也没冤枉他们,只是且不说刚刚登基的赵篆,赵殷赵惇既然注定会是后世史书上的明君,自然有他们的过人之处寻常平头百姓,想要打理好一个门户,想要日子过得年年有余,尚且需要殚精竭虑,更何况是偌大一个王朝赵殷也许信得过徐骁不会反赵家,但赵殷信不过徐骁的儿子还会心甘情愿镇守西北,赵惇也许知道你的底线并不低,但一样信不过徐家下一位异姓王就一定不会骄纵难制,他肯定在想,有没有可能北凉王会不会哪天一个兴起,就跑去挖断赵家的墙根

 直言不讳的徐北枳瞥了眼欲言又止的徐凤年,冷笑道:可能你会说徐骁不会反,我徐凤年一样不会反,以后我的后代也一样

 徐凤年苦笑无言语

 徐北枳依旧是言辞刻薄,人心隔肚皮,没谁是你徐凤年肚里的蛔虫,天底下也没有谁必须要相信谁的道理可讲,尤其是那些生在帝王家的龙子龙孙,不生性多疑,怎么坐龙椅?怎么去跟藩镇、外戚、宦官还有满朝文武斗心眼?再说了,一份家业,宁肯被子孙败光,也不愿被外人抢走这种阴暗心态,也不是皇帝独有的你徐凤年敢说自己就一点都没有?

 徐凤年笑道:也对

 徐北枳突然问道:你不是四大宗师之一的高手吗,怎么,也会怕冷?

 徐凤年自嘲道:流州那一战后,实力大跌,终日骨子里生寒,裘子其实不御寒,之所以披着,不过是聊胜于无就像很多江湖退隐的迟暮剑客,喜欢经常去看一看搁在架子上吃灰尘的佩剑,卸甲归田的将军也会经常去摸一摸铁甲和战刀

 徐北枳问道:那个凉州副将寇北上是怎么回事?

 徐凤年打趣道:新欢嘛,咋的,橘子你这个旧爱是来兴师问罪了?

 徐北枳面无表情盯着徐凤年

 徐凤年只好收起玩笑脸色,无奈道:就是广陵道那个西楚寇江淮,跟我做了笔买卖,算是各取所需

 徐北枳脸色稍缓,沉声道:流州只有三座修缮还未齐整的军镇作为依托,却要面对柳珪的十万大军和拓拔菩萨的数万嫡系精锐,三万龙象军的两个副将,王灵宝仅是冲锋陷阵的猛将,李陌藩虽是独当一面的将才,但在流州凉莽双方兵力悬殊,李陌藩也不是撒豆成兵的神仙,龙象军依旧是独木难支的险峻局面,需要寇江淮这种具备春秋顶尖名将潜质的将领去雪中送炭

(责任编辑:香港三中三高手论坛精选)

本文地址:http://www.thefoodbabyblog.com/jinghuashebei/2021/0112/3936.html

上一篇:一个身着得体的贵族老人在一个长宽有二香港三中三高手论坛精选三十米宽的地牢上方转 下一篇:此时,血云当空,遮天蔽日血云之上,青萝真身降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字段已标记*